【专访】《蛋黄人》监制翁子光:现在的网剧评估会害死很多创作者

包括我自己的电影也会面对这样的问题,会有一些相关方给一些意见,但你不能否认你是没有看过的,没看过还用以前的标准来打分,这会让大家非常模糊。我觉得这是影视工业里面非常不健康的现象,从我做新导演开始到现在都没有改变过。

导演剪片肯定会受到很多挫折,因为N个人看过之后,会觉得这里不好、那里不好,慢慢地就不知道往哪里走了。我感觉在这个阶段还是给了他能量的,他会常常给我发微信,说导演我知道了,这个东西原来可以是这样的。我感觉我提起了他对自己作品的兴奋度,这个是很重要的,要喜欢自己的作品。

界面文娱:你是在什么阶段以监制的身份进入《蛋黄人》项目的?

此前,Netflix已经与他有过接触,双方已经讨论过合作的可能,也许会拍一些关于犯罪的题材,“但是从心理学里面出发的”,还有一些社会现实题材的,用很正面的态度来看社会边缘故事“讨论比较多元的人与人之间的(情感)”。

翁子光:没有,我很放心,主要还是看作品,作品出来OK,大家不会说偷工减料,我就觉得OK了。这几年有很多人找我们拍网剧,甚至我们这家公司现在也会开发一些网剧。到底是怎么弄?我们一直放在那边也没有推进得太快,因为我这个人可能有你所讲的不安全感。我的不安全感是在我自己的创作范围里的,到底要做一个什么样的?我自己的作品怎么去做?所以在整个学习过程里面,除了我给《蛋黄人》能量,它也给了我一些经验,“原来网剧是这么一回事”,其实这也是为我自己将来要拍的作品做准备。

翁子光:我后来帮导演做了一些剪辑的工作,我觉得导演拍了很多东西,但有时候看了太多,不知道哪些是好的,哪些是不好的,我会在结构或者整个叙事的感觉上,给他一些概念,但我不会强行地给他,还是要去理解他到底原本是怎么想的。

翁子光:真的快有一个月。他也很奇怪,他说你这个人真的没事做吗?(笑)天天来给我剪片。而且是我去他家剪,我们都在北京,住的地方不远走路就能到。他没有想到我有这么用心,以为我只是挂名什么的,但我真的是一直帮他看,后来剪出来的效果,我自己看还是觉得不错。后来也找了一些其他剪辑师去帮忙,剪辑对新导演来说非常重要。

孙霏是我的编剧,她最了解,我们不会纯粹从类型出发。我觉得大家来看我们的电影,要求会很不一样,所以我们有时候会给自己不同的难题去做,比如接下来和姚晨的《桂花飘乡》,我们也在想怎么给姚晨新的能量,因为她已经做了几个文艺片,观众需要(看到)更多的可能性,所以我们一直在找什么样的最适合她。现在剧本已经接近尾声。

翁子光:对,这是我第一部,我这两三年跟我的合伙人孙霏和老搭档大地电影成立了“一剧之本”的工作室,是我们希望除了自己项目之外,也会带一些新导演,开发一些项目。有时候不是新导演,可能会指向一些相对不主流的题材,或者是有的导演我们觉得很有才华,但在市面上他不知道怎么定位。我们去为中国电影、整个影视的项目包括网剧,找一些新的题材、新的元素。

我希望我们有“一剧之本”,可以为创新的导演打一条路出来,让他们真的可以畅所欲言,我们在专业性、在跟观众的沟通,或者在投资方面的安全感和把控力上,做一些工作。这是我们的目标。

界面文娱:《蛋黄人》全剧时间200多分钟,每集20多分钟。这样迷你剧的形式在国内视频网站并不常见,你是如何考虑的?

《蛋黄人》的特殊性还在于,导演钱宁黄2013年毕业于美国南加州大学(USC)电影学院,“学的是动画,执导的项目也都是动画作品,只有纪录片《为什么中国男生泡不到美国妞》和几部真人短片,完全没有长片或剧集的经验。”

界面文娱:但《蛋黄人》这部作品是科幻冒险喜剧题材,跟我们熟悉的你所擅长的犯罪题材非常不同。

界面文娱:《蛋黄人》是你第一部监制的网剧,为什么会选择在这个项目开始尝试做监制?

这样的一个青春、冒险、科幻,还有不少冷幽默的题材,与拍出《踏血寻梅》的翁子光有什么关系?翁子光表示,只能拍黑色电影,是大家对他的误解,他不光想拍喜剧, 畅游岛棋牌还是《乡村爱情》的忠实观众。在他看来, 龙马棋牌现代文化当中, 升级棋牌很多东西都是融合的,在线真钱打牌“是一个大杂烩”, 畅游岛棋牌他很喜欢这样的混合类型,自己也在不断探索,与编剧孙霏,及老搭档大地电影合伙成立“一剧之本”这个公司,一方面是为了帮助到现在的青年导演,另一方面就是为了探索更多没有出现在中国银幕上的电影类型。

我很尊重导演的,每个决定或者是每一个想法,包括他喜欢不喜欢、接受不接受,这些跟他的直觉很有关系。他有时候说不出来为什么,但对这个东西反对或同意不需要原因。当然他会有误区,我们要把他从误区里面拔出来,同时也必须要让他服气,因为我们必须要相信导演的本能,从开始要做的这个东西就是他自己的。这是我们作为“一剧之本”也好,做网剧也好,必须要常常提醒自己的。

界面文娱:你怎么看现在的网剧市场?你自己想拍的网剧是什么样的?

翁子光:已经拍完了,拍完了给我看了素材。他们有很好的专业团队,制片人杨烨是我多年前某个项目的拍档,所以我愿意去帮这个忙,而且我觉得新导演做出来的东西很专业,在中国网剧里还算一个高水平精良作品。我希望网剧能走这个方向。不是很多人天天在看Netflix吗?其实大家还是对好网剧有追求的。

翁子光:我在写一些,之前Netflix有找过我,但我没有说马上要做,我们有一些想法碰撞过,但还没有定下来。的确是因为我们接下来拍戏的档期也是挺满的,所以如果要拍剧,时间消耗更大。我也有考虑拍一些关于犯罪的,但真的是从心理学里面出发,不是那种犯罪类型的。

乍看之下,翁子光与8月16日播出的网剧《蛋黄人》似乎没有太多相似点。他最新监制的《蛋黄人》,是每集20多分钟、一共12集的迷你剧,讲述的是一名大学生李致远突然被外星生物“共生体”附身,这个名为“蛋黄”的共生体既能治疗好他的癌症,又能提高他的体质堪比超级英雄,但同时,外星“母体”派来捕杀“蛋黄”的“工蜂”,也来到了地球。李致远与蛋黄一边要解决生活中的种种麻烦,想办法帮助到女神王南,老k棋牌官网一边也要共同对抗外星坏人的追捕。

还有我们很想去做陈圆圆的故事,我觉得陈圆圆作为历史人物很有趣啊。我们可以从另一个角度去看活在那么一个年代、那样一个处境的女性,怎么去跟年代以及自己的处境发生这样的关系。我觉得这些都是可以去做的。

界面文娱:作为监制,你是从哪些角度去帮到这个项目的?

界面文娱对话翁子光:

翁子光:我觉得从题材上看,(市场)突然一窝蜂就去做犯罪了,对吧?偶尔有一阵子只能做古装,再早就是穿越。我感觉未来有一大堆人也会投这种好像科幻的项目。包括之前《动物管理局》,我觉得也做得不错。我们这个是因为特效的进步,随着成本的减少以及经过培养的专业人才越来越成熟,未来应该会有越来越多的科幻题材。

说到《蛋黄人》,是我们第一个去尝试的网剧。从这个项目我们能重新去理解网剧世界里面其实有很多我们不知道的东西,孙霏做了很多探索,比如网剧怎样去融资、发行、制作,里面有很多东西需要去(摸索),以及网剧的类型里面有什么特点,要注意什么,需要投入什么。这些我们都做了不小的工作。我们希望未来除了电影,在网剧上我们也会去做,可能找一些不同的年轻导演,或者是我们在主流市场里觉得非常抢手的导演,去发展他们,拍他们最喜欢的东西。

以前我们觉得网剧的成本都很限制,现在会更加开阔,但我们在融资上有时候会遇到一些困难,很多投资方还是挺保守的,有很多所谓的策划组或者他们内部的评估,有时候限制了创作人的想象力。现在我觉得好一点,大家可能对我有信心或者对我之前的作品有一种认可,所以如果我做监制,可以帮导演去打这些领域的阵地。如果我是导演,就更加地不让步了。

界面文娱:而且钱宁黄导演之前都是做动画的,这是他第一部真人片。

翁子光:对,他从美国回来,对动画、特效都挺有自己的想法,从内地很难找到导演有这个视角去弄片子,因为他一直在这个专业里学习,他还有自己很多的想法和爱好,所以《蛋黄人》作为他的第一个网剧作品,我们支持他。

《风再起时》第一版是6小时的,后来是4个小时,然后再剪到现在的两个多小时。真的会越来越觉得,如果很多东西想要去表达,结果就会拍得很多。可能有一天拍网剧也是,从编剧角度可以用很宏大的结构去讲一个人的故事或者当代社会里面很复杂的关系,我觉得这个值得去做。而且我觉得200多分钟是很短的,这个长度也是OK的。

翁子光并不是一位高产的导演,他上一部与观众见面的长片,还是2015年的《踏血寻梅》。这部翁子光的第二部导演作品,用非常独特的视角,讲述了不同于一般犯罪类型片的黑色故事,获得8项金马奖提名和7项香港电影金像奖。

他担任网剧的监制,也是为了自己未来尝试执导网剧项目进行试水,提前了解很多关于网剧的创作以及制作方面的种种方式。由于篇幅时长的问题,剧集相比电影更加容易承载复杂的故事,翁子光目前也对更加宏大的故事更加感兴趣,比如他会开始对“从心理学、犯罪学的角度来看社会事件”感兴趣,以及古代的故事,比如以陈圆圆的视角去,去呈现她“怎么去跟年代以及自己的处境发生这样的关系”。

翁子光:觉得特意外是吧?其实我一直很想拍喜剧,但没有人相信我能拍,很多人还不相信我看《乡村爱情》。我看了很多。我觉得现代文化是一个好像集合的东西,是一个大杂烩,比如你看贾樟柯的电影里有很多老的流行歌,而且他电影里的场面也有荒谬、搞笑的,甚至还有科幻的。为什么可以这样呢?或者你看《地球最后的夜晚》,其实是混合了一些类型的,有点像劳伦斯写的那种犯罪查案小说,也融合了黑色电影的东西,加入了现代的像王家卫电影的美学的东西。人们会觉得哎呀还挺有新意的。

我其实没有去剪短,主要的那些地方我还帮他拉长了一些,有一些镜头他拍了觉得(不太好),(我觉得)那些镜头拍那么好,或者演员状态抓那么好,就不要轻易去放弃它。因为导演已经看过太多遍了,已经没有感觉了,我就把它加回来,重新给他信心。

《蛋黄人》用什么方式跟观众见面,也取决于播出平台,双方认为最合适的播出方式是什么。之前有很多不同版本的尝试,大家最后达成共识的是现在的形式,是让观众以最舒服的状态进入。如果我是导演的话,我可能受不了要经历这些哈哈哈哈。

新导演很多时候沟通会比较慢热一点,在沟通能力上不是非常成熟,这方面我们要帮助他去给观众或者投资人信心。

我觉得现在中国电影虽然有很多不同的类型,但题材(方面)其实是挺贫乏的。有很多题材(没有好好发挥),特别是现实主义题材或者科幻题材,甚至是一些历史题材。比方说中国有很多历史人物,其实我们没有从特别文学的角度去看待。一般大陆的历史片可能要不是事件类或者主旋律,要不就是很理所当然的理解,并没有对整个历史或者整个中国当代怎么从以前过来的那种东西进行深挖。那么我们应当如何去做一些更多维度的理解呢?我觉得这可以是一个新的(尝试)。

界面文娱:这个剧也是你第一次接触网剧,会有不安全感或者担心吗?

我希望去做一个更加创新的东西,但这个过程里还是需要比较(多的)磨合,因为每家公司都在这方面评估挺严格的,但我觉得这个评估其实会害死很多作品,害死很多创作者,因为你评分只能从固有类型的作品找标准,如果大家都没看过,你怎么去评?这是最大的问题。

我们能不能再找一些新的题材去做呢?比如《我们与恶的距离》,就做得很好啊,是一个从社会事件出发的故事,能从心理学、犯罪学的角度来看。我们有没有这个可能性呢?还有就是很多严肃的历史题材,我们只能在电视剧里看到,网剧很少去处理。我们是不是可以往那个方向去做一些特别精良的东西呢?比如有一些古代艺术家。

界面文娱:你自己执导的网剧目前开发进展如何?

界面文娱:我听说你帮他剪了整整一个月?

翁子光:我觉得长是没问题的,我很喜欢很长的东西。我自己如果有一天去拍网剧,唯一吸引我的就是,剧本可以尽情去发挥,就像长篇小说。好像是不是现在年龄差不多,不再年轻了,人就开始会有很多想法呢?想的东西越来越多,想表达的东西就更多,所以必须要有很长的时间去装载这个(故事)。

翁子光加入项目时,已经拍摄完成,他更多的是在剪辑上帮助导演找到故事的节奏和方向,在导演家剪了整整一个月,弄得导演都问他,“你这个人真的没事做吗?”

《蛋黄人》导演钱宁黄真的是一个超级科幻迷,看完之后,会让我们想到日本那个《寄生兽》,也会想到美国的《泰迪熊》。我们小时候都看过《E.T.外星人》,科幻片不是都要求很宏大,可以是一个很小很生活化的东西,这个剧就有这个感觉。新导演拍一个他最喜欢、最擅长的东西,而且是跟自己生活有关系的,这是我最喜欢的。

还有就是会有一些社会现实题材的那种,包括比较多元的人与人之间的(情感),是不是可以用很正面的态度来看这些边缘题材呢?我们希望提供一些从他们的视角出发去看社会的角度。

获得香港电影金像奖最佳影片、最佳导演提名的《踏血寻梅》 《蛋黄人》剧照 翁子光 《蛋黄人》剧照 《寄生兽》 《蛋黄人》海报 《蛋黄人》导演钱宁黄 翁子光与梁朝伟、郭富城合作的《风再起时》 姚晨与翁子光将合作《桂花飘乡》;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我们与恶的距离》 ,,
posted @ 2019-08-28 20:43 作者:admin  阅读:

Powered by 电子竞技菠菜app @2018 RSS地图 html地图